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区 >

现代社区与传统村落对比邻里关系发生了什么变化?

发布日期:2021-09-13 03:00   来源:未知   阅读:

  今年九月,儿子读小学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小区里的业主自发建了个微信群——

  头几天,大家在群里讨论:读什么学校好?需要准备什么资料?有什么注意事项?……

  录取结果出来之后,大家又开始讨论:买什么牌子的校服好?哪里有得卖?孩子需要什么文具?学校有没有午餐或午休的安排?是否有值得信赖的午托机构?孩子上学,放学怎么接送?……

  聊到这,出现了令人惊喜的一幕,大家开始自主地三三两两组队拼车。很快就能决定好,谁负责早上集体送孩子上学,谁负责下午集体接孩子放学。

  这时,我的职业毛病又犯了。哦?这不就是居民自发的自组织吗?大家面对共同的议题,合作起来,拿出达成共识的解决方案。在我们的工作中,费老大劲儿才能凑合的事儿,在这十几分钟就解决了,太神奇了吧。

  我们值得反思:在动员社区居民的过程中,我们是否真正地懂得大家的需求,这些是大家的刚需吗?我们的解决方案与方式,是否从服务对象出发?还是按照教科书教条般地进行?

  为什么我们都感觉到冷漠,但好像我们又找不到必须改变的动力。比如,我们都知道邻里冷漠的不好,却很少主动敲开对面邻居的门,拉拢一下大家的感情。

  我居住的小区跟大多数小区一样,也建有不少的群,不过大家很少碰面,就算碰面也很少交流,因为可能只是听说过有这个房号及业主,但是人和名很少对得上。

  虽然自己做的是社会工作,我也一度怀疑“现代社区的邻里关系是冷漠的”。这里说的“冷漠”并没有太多消极的情绪,而是现状的一种客观表达。

  我在《同行者》一书中也探讨过,由于大家的生活方式发生了改变,大家很少有机会建立起浓厚的邻里情。而上面提到的,共同面对“孩子上学”议题是为数不少的机会。

  人类学家项飚提到一个概念:“附近的消失”。大家对于附近(居住的社区)关注越来越少,地理意义的“附近”已经转化为数字意义的“附近”。“每个个体与另一个个体都通过那个高度抽象的系统来协调”,我们对那个离我们很远又貌似很近的系统高度信任,但回到家,紧闭大门,我们却对身边的邻居很少了解。市场经济发展是“附近”消失的重要原因。

  比如,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下班回到家,不想做饭时,宁愿在“美团”上下单一个快餐,也不想厚着脸皮到隔壁家蹭一顿饭;端午节想包粽子,发现糯米不太够,宁愿在“淘宝”上买,也很少到对面家去借……

  然而,在村落或单位职工社区(我们暂且称这些社区为“熟人社区”)。我们到邻居家蹭饭吃,借东西,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为什么到了现代的社区就变得稀有了?其中发生了什么变化,值得我们思考的。

  在村落,宗族文化占主导地位,影响着大家工作与生活的模式。大家都要遵守约定成俗的宗族礼法,长幼有序,守望相助,犯错成本高,轻则受乡里鄙视,重则被驱逐出本族或本村。大家对此有高度的认同感,为邻里关系建立共同语言与认知的基础。

  现代社区的居民,他们几乎没有宗族关系,他们一般是由于置业而随机地集结到一起,除了政府宏观上提倡的社区文化外,本社区独有的文化尚需要时间沉淀,暂时缺乏统一的文化基础。

  在村落,村民祖祖辈辈的所有生产资料几乎都建立在土地上,土地是最大的不动产。一家人的营生都建立在这一块土地上,因此,大家的流动都相对稳定,社会活动的范围一般在5公里之内。

  同理,单位职工组成的小区,一家人的营生建立在同一个工作单位上。生活在这里的人,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大家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为邻里间的互动提供了根本性的基础。

  还有,留意一下,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情况。村里的人叫“村民”,而小区里的人一般被称为“业主”或“租户”。两者的侧重点不一样,前者更强调的是人的价值,后者更强调的是产权的价值。前者更看重人情,后者更看重利益。

  而现代社区居民的生产资料十分多元,土地反而不是他们单一的生产资料。他们可能来自各行各业,各种工种,他们在工作上没有太多联系,没有工作上共同利益的基础与捆绑。隔行如隔山,大家彼此了解甚少。大家处于相对独立的状态。每户人家就像一个个岛屿,对外甚少联系,而又能独立生存。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同一村落,大家的生活习性与生活习惯几乎一样的,或者都喜欢吃面食,或者都喜欢吃米饭。比如,客家围村,大家都喜欢吃盘菜。单位职工社区里,大家有一定的基础,互动较多,生活方式也趋于相似。邻里生活互动的融入性更强。

  而大多数的现代社区则不一样,大家可能来自五湖四海,来自不同的工作单位。大家的生活方式各异,邻里生活互动的融入性较弱。

  村落里,大家都基于血缘关系或亲戚关系而生活在一起,彼此关系紧密而纠缠。单位职工社区,大家是同事关系,也彼此熟悉。

  而在现代社区,大家都是随机集结在一个社区,大家都是陌生关系。相对而言,缺乏紧密的关系基础。

  相对而言,村落的基础设施比现代社区的缺乏,现代社区一般会有物业公司、超市、医疗机构、娱乐场所等基础设施的配套,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便利。

  比如,我在炒着菜,却发现酱油不够了,马上可以到楼下的超市买回来,几分钟也不耽误事儿。

  而在村里,有可能要跑到镇上才能买得到,这么远,怎么办?很简单,大家的解决方法,一般是跑到邻居家借就完事儿了。

  这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有趣的视角:在物资匮乏的情景下,也许更容易引起人际的互动与交流。

  这是我最近的一个观察视角。留意一下,村落的居住建筑布置风格一般都是横向的。大家几乎都居住在同一个平面上,好处在于大家有较多的活动空间,可以促进很多偶发的相遇机会。

  还有,村落的房子一般都是四合院开放式的设计,可以更加开放地容纳外人进入,容纳性强,私密性弱。而且村落人均居住面积大,可以避免因人际距离密集引起的摩擦与矛盾。

  再看现代社区,大多数都是高楼层建筑现场开奖结果118图库。大家可以通过楼梯或电梯达到不同的楼层,大家的居住生活空间呈纵向布置。自由活动空间较小,从而偶发相遇的机会相对较少。

  还有各自房子的一般是火柴盒封闭式设计,天然地排斥外人进入,容纳性弱,私密性强。人均居住面积较小,人际距离密集容易引起的摩擦与矛盾。因此,现代社区的居家环境不太适宜大规模或频次高的社交活动。

  这些建筑风格带来不同的变化,现代社区虽然也有不少的公共活动空间,不过在村落里,大家偶遇,串门,拉家常便利性强很多。近年来,很多村落的家庭建筑也逐渐“封闭式设计化”,对邻里互动也产生一定的影响。

  纵观以上分析,“现代社区”相对于“熟人社区”,缺乏大家互相信任、交流、合作的基础。现代社区生活,邻里关系冷漠问题如何破?回到开头的“孩子上学”话题,可以看到,居住在现代社区的我们仍然需要邻居,这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首先,这是一个刚需。这不是可有可无的需求,而是大家共同的刚需,孩子们必需上学,必需接送。

  其次,有责任归属。大家都是本小区业主,基于房子产权归属,试错成本高,大家都跑不了哪里去,追求责任有根据。

  第三,有契约精神。我资源和条件帮你接送孩子,你也有同样的资源和条件帮我。通过合作,大家可以优化资源配置,降低接送成本,本来可以一辆车接三个孩子,就不用三辆车了。本来家长上班时间请假接送一次可以解决,就不用请假三次了。

  第一,生活原子化。德国社会学家齐美尔最早提出社会“原子化”现象,“城市居民的生活长期处于紧张刺激和持续不断的变化之中,这导致居民逐渐缺乏激情、过于理智、高度专业化以及人与人之间原子化。”

  现代化的生活设施,为城市社区居民原子化生活提供了检视的基础。不过这里的居民也不会纠缠于复杂的人际关系,因此可以随意流动,社区可以更加多元化。因此,对现代社区的居民而言,搬家是常事。

  第二,互动社群化。现代社区居民的互动,大多不是基于亲属关系,而是由于某种兴趣或解决某个议题,大家集结在一起。

  比如,社区里的大妈们原本互不认识,有一天看到有人在跳舞,她们就逐渐走到一起,成立了一个广场舞队。

  比如,前面提到的,有部分家长都要面对“孩子上学”的问题,于是就自发成立社群。还有很多类似的例子,或者因为孩子要报同一个兴趣班建群,或者因为团购某些物品建群。

  第三,合作契约化。由于现代社区居民缺乏传统意义上的亲属关系或宗族关系。大家合作起来,需要一定的契约精神。强调对等的地位与关系,强调责任意识与风险意识,追求互助互利。

  你帮助了我,我也有能力及资源帮你。你有时间帮忙接送孩子,我也可以空出时间帮助你。

  现代社区居民面对这三个趋势,有挑战也有机遇。我们在这社会上生存,每个人都不是孤岛。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而互联网,淘宝,滴滴,美团,抖音也有断电的时候。

  我们可以找回“消失的附近”,重建“邻里互助”的支持系统。尽管在这过程中,挑战重重,我们仍然可以从三个维度寻求一些突破。

  第一,人的维度。人作为邻里关系的主体,至关重要。现实中人际互动的意义与乐趣还是会令人向往。

  在这方面,孩子做得比成年人更加勇敢,纯粹一些。没有过多的自我设防,他们可以随时随地玩到一起。

  孩子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童真的力量更能化解现代社区邻里冷漠的冰河。在现代社区中,也有很多“小手拉大手”的例子,通过孩子,促进家庭间的互动与社区参与。

  第二,时间的维度。营造良好的邻里关系,需要时间的沉淀。这个时间是指大家一起经历的时间。

  “造节”,是人们短时间内互动与聚集的有效方式。比如泼水节,火把节。淘宝为了全球购物欢聚,活生生创造了一个“双11”购物节。

  村落会有重要的节日庆典活动,村民们都约定在那一天放下手里的活儿,出来参与活动,大家便有了彼此了解与交流的时间。

  还好,有些现代社区也有所行动,比如在中秋节、元旦等传统节日,举办社区游园活动。如果创办本社区独有的节日,大家的归属性与凝聚力可能更强,比如,社区清洁日,社区庆典日等。

  第三,空间的维度。当下互联网发达,可以创造出无数的虚拟空间。不过,我们不要忽视实体给予人们物质性、现实性的支持、寄托与力量。

  从文字演变史看,“社區”两字有土地与空间的属性。由此可见,实体景观或空间对于社区营造的重要性,居民以实体空间为载体而展开的活动,自然而有力量。

  由于现代社区的居家生活空间较小,具有相对的私密性与排外性。因此,社区需要建造适合大家集体参与的公共空间,比如活动中心、图书馆、游乐场所等等。也有社区在探索,建造社区食堂、社区咖啡馆等个性化公共空间,以缓解大家大规模聚餐,亲友聚会的便利需求。

  时代不断在变迁,如同一列高速奔跑的列车不断地驶向前方,每一个人都牵绊其中,我们很难回到过去,我们身在其中,却难知道身处何处,将往何方?犹如柏拉图之洞穴。面对不同时代的社会议题,相信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解决方案。有时,改变的发生并不难,可能就在抬头的一瞬间:

  如果有一天,你低头看手机,看着直播,刷着朋友圈,为着远方“最熟悉的陌生人”点赞……累了,抬头一下,突然发现,在同一电梯里的正是对面的邻居,那就顺便问声好吧……中國進出口銀行貴州省分行第三黨支部開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