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图片 >

男子肝硬化晚期 8岁女儿:我的肝可以分给爸爸

发布日期:2021-06-21 18:09   来源:未知   阅读:

  3月3日,湖南省人民医院,莞莞守护在父亲的病床前。她说,她愿意用自己的肝脏拯救父亲。图/潇湘晨报记者陈正 3月3日,湖南省人民医院消化内科病房里,8岁的莞莞趴在爸爸的病床上,拉着爸爸的手,看着爸爸。此

  3月3日,湖南省人民医院,莞莞守护在父亲的病床前。她说,她愿意用自己的肝脏拯救父亲。图/潇湘晨报记者陈正

  3月3日,湖南省人民医院消化内科病房里,8岁的莞莞趴在爸爸的病床上,拉着爸爸的手,看着爸爸。此前,当妈妈告诉她,爸爸得的是肝硬化需要肝移植时,她说:“我的肝可以分给爸爸!”

  吴闯亿,今年34岁,汨罗市弼时镇毛塘村人。之前跟妻子凌利美一直在东莞打工,2007年女儿也在东莞出生,所以特意在女儿的名字里起了个莞字。2013年底一天,吴闯亿吃完饭突然腹痛,到医院检查,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肝硬化。

  “那天吃完饭后他突然肚子痛,而且很硬,鼓得像个皮球似的。”凌利美说,生病后,吴闯亿无法继续工作,只能携妻带子回汨罗老家。父母早已过世,除了妻女,吴闯亿的亲人只剩下两个姐姐了,治病以及全家人的生活开支,都只能靠着妻子凌利美到附近打工挣来的一点微薄收入支撑,家中早已负债累累。

  因为家里是这样的经济条件,2014年全年,吴闯亿没有住院,而是选择在家接受“药物治疗”,每隔几个月去医院检查一下。2015年2月26日,汨罗市人民医院的医生告诉凌利美,吴闯亿的肝硬化进入晚期,已经不适合进行局部切除手术,唯一的治疗方法就是转上级医院进行肝移植。

  去年7月,医生跟凌利美谈论吴闯亿病情时,就曾说过可能要进行肝移植,并告诉她一些进行肝移植手术的患者,其肝源捐赠者很多都是患者的直系亲属,如父母、兄弟姐妹以及子女等。

  不巧他们的谈线岁的莞莞听到,后来莞莞又一次听到凌利美跟吴闯亿姐姐关于肝移植的谈话,幼小的她并不懂肝移植是什么,便一直追问妈妈,爸爸得了什么病,什么时候好www.xzc3.com.cn,有什么办法治。

  “我就简单跟她说爸爸的肝坏了,要移植。”看到女儿一直追问,凌利美没想太多,告诉女儿爸爸得的是肝硬化,需要肝移植,亲人的才可以。没想到莞莞说,“我的肝可以分给爸爸!”

  3月3日,在医院病房里,莞莞正陪着爸爸,看着妈妈跟我们说话,乖巧懂事的她搬来凳子给妈妈坐。“我希望我们一家人健健康康地回家。”

  女儿的勇敢与孝顺也支持和鼓励着凌利美。3月2日,她带着病重的丈夫转院至湖南省人民医院。“就这么一个女儿,哪个妈妈能愿意(让女儿捐赠肝脏),她爸爸也不同意。我不能放弃老公,想办法借钱也要给他治。”

  截至发稿时,已有家乡亲友送来几千元资助款,如有爱心人士想要帮助这个在困境中相互支持的小家庭,可以电话,联系凌利美。

  “我怎么能要女儿的,“小霸王”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 法定代表人已被限制高。我宁愿死也不能让女儿捐肝给我。”3月3日,湖南省人民医院消化内科病房里,34岁的吴闯亿躺在病床上。吴闯亿说,他们夫妻俩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是他们的心头宝。女儿还这么小,他希望她健健康康,怎么舍得让她捐肝给自己呢。

  吴闯亿介绍,在东莞打工时,每天都是他给女儿做早饭,然后送她去幼儿园,下班后陪女儿玩,父女俩感情非常好。

  “以前她还有点像男孩子,有点调皮,我病了以后她懂事多了。”吴闯亿回忆,他病后回到汨罗老家,由于妻子到附近打工挣钱,他在家养病,同时照顾女儿,每天给孩子做饭。那时,莞莞知道爸爸病了,原本还有些调皮的她变得懂事了,爸爸做饭,她便学着帮忙洗碗、扫地做家事。

  得知女儿要分肝给他,吴闯亿非常感动和欣慰。他和妻子一样,谁都没想到那时才7岁的女儿会这么想。女儿这句话,就是他们莫大的安慰。

  莞莞:我问妈妈,她说爸爸的肝坏了,亲人的可以换给爸爸。我想爸爸的病快点好,然后我们一家人健健康康地回家。

  莞莞:怎么会不可以呢,一定可以的,电视里经常有父母捐给孩子的,孩子的也可以给父母啊。我是爸爸的女儿,而且我们的关系这么好。

  莞莞:不是可以打麻药吗(沉默了一会儿),只要爸爸能好起来,我不怕。

  据《河南日报》2013年8月22日报道,郑州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肝移植外科成功完成一例儿童与成人之间的肝移植吻合手术,为一位成人自身免疫性肝肿瘤患者带来了生命的希望。

  该例手术中,肝脏捐赠者是一位年龄8岁的儿童,肝脏接受者是一位年龄38岁的自身免疫性肝肿瘤患者。由于儿童肝脏相对于成人来说体积较小,血管、胆道口径较窄,所以吻合起来难度较大。